设为首页

地图导航

 

首 页

 | 魅力吴桥 | 专题报道 | 图片新闻 | 文学艺术 | 乡土文化 | 名家看台 | 文化论坛 | 习作园地 | 他山之石 | 贺词寄语 | 志愿服务 | 非遗展示 | 公众留言 |
    栏目导航 网站首页>>他山之石 >>
· 在支农的日子里
· 永恒的追求
· 踏上吴桥的路(外一首)
· 赚钱
· 吴桥作家王鸣翔新著《轻影摇..
· 书包与一场梦
· 圆梦
· 关于朋友的小话题
· 历史的演变
· 警惕意外的不幸
· 吴桥镇书画作品展圆满落幕
· 善待老人

赚钱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佚名 | 日期:2010年3月29日 | 浏览9020 次] 【  】 

    我现在发现,贫穷而不晓得贫穷是件乐事。
    前阵子有位高人说我小时候吃过很多苦,待去到记忆里找找,还是有趣的事情多。想来可能是有趣的事情比较温暖,而人性自小就懂得选择性记忆。
    小时涉及到钱的事情,无非有三种,一种是要买小人书无钱,不像现在帮小孩买了还唯恐他不看;一种是来了卖冰棍的,巴巴地听着那吆喝声由远及近、由近及远,再慢慢消失,就像有人在你心上划过深深的一条线,不至于疼,就是那么牵心挂肚肠;第三种是上学缺钱,那个主要是父母的事情了。
    但小时候要赚钱也是有机会的。小打小闹的,可以去拾知了壳卖,因为那个可以入药。但是知了壳分量很轻,拣一个夏天不过几十只,卖不了一角钱。后来不知谁告诉我可以去刮蟾酥,据说那是名贵中药。可蟾酥是活物身上的,蟾蜍不是到处可见。虽然这东西乡下常有,并不难抓。
    为了要刮蟾酥,就盼望天能够多下雨。
    还好是夏天,下雨太平常不过了。等到电闪雷鸣,蟾蜍、青蛙出洞,我也出动了。穿着雨衣套靴,手里拿着专门用来刮蟾酥的家伙(似现在的蚌壳一般,可以控制开合),遇到蟾蜍扭着屁股,急冲冲爬过身边,不用很大力气,一脚踩住,留半个身子,那感觉就像齐天大圣踩个蚂蚁。心里还是仁慈的:虽然不够仗义,还请你多贡献一点吧!每次下手都是这么嘀咕。然后将夹子撑开,分别在蟾蜍脑袋两侧鼓起来的地方夹住了,轻轻一用力,一股白色的浓浆迸射出来,溅到夹子内侧壁上。一个雨天至少可以刮十来只,蟾蜍虽然长得极其丑陋,性格却是温和,动作也很缓慢,不似青蛙,有腾挪纵跳的本领,那样得手的机率就很低了。
    我做这些事情都不告诉父母,怕他们说我。
    因刮蟾酥也是有危险的,经常听到别家的父母警告小孩不许做这件事,因为蟾蜍也会自卫,如果不小心,还没等你弯下腰去刮,那蟾蜍主动喷出蟾酥,要喷到眼睛里,就糟糕了,据说会瞎眼,老辈人都这么说,我始终也没有得到求证。不过对小孩来说,这样的警告已够可怕。为了避免这样的后果,每次一踩住蟾蜍,我就把头别过去,用余光控制下手的地方,居然从未发生这样的情况。
    就这样雨天刮、晴天晒,我的蟾酥在壳里积累了厚厚一层,暑假结束的时候,拿到镇上药店,居然卖了5角钱!这是我出生以来最大的一桶金。我用它买了三本小人书,记得其中一本是《三王子盗仙水》,王子和仙女的故事第一次出现在一个乡下女孩的脑海,要十分感谢那些蟾蜍,虽然它们看起来毫无关系。剩下的一点钱,买了萝卜丝和冰棍,萝卜丝5分钱一包,一根一根含着吃,吃了好久。
    我人生的第二桶金本来可以赚一笔的,却因为我的胆小无知,最终失之交臂。
    事情是这样的,我小时候家里还没造房子的时候,厢房里堆了好多木板、椽子,占据了一半空间,另一半放了一张床,我就睡在那里。但是有好几次晚上我都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,一开始以为是老鼠,就学各种各样的猫叫,实在不行学狗叫,可叫了以后,有时停,有时不停,心里未免害怕,到底不是天不怕、地不怕的。想爬起来看又不敢,就这样过了些日子,一天早上起来,突然发现不远处的椽子上挂了一条长长的蛇皮,我的妈呀!把我吓得七窍堵了六窍,一个猛子扎出房间,鞋子都没敢穿(怕那蛇正躲在床下),扑到父母跟前话都讲不连了。
    我父亲立马找了把锄头,毫无畏惧之色,心里真是崇拜他!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,打死我也不敢去那里了,但家里有条蛇,谁都不敢呆在屋里。父亲不甘心,决定把所有木头都移开,等移到最后的木板垛时,估计那蛇无处藏身,“哧溜”一下冒了出来,我躲得远远的,但也不敢离父亲太远。只见得“梆梆梆”一顿乱敲,那蛇终于被结果了性命,被父亲挑在锄头上,弄了出来,“喏!是条蝮蛇,这么大,拿村里药店去,可以卖个块把钱呢!”父亲和我说,我胆战心惊地看着那条蛇,居然有我两个手展开那么长,尾巴还在扭动。
    想到那么长时间以来,这么大一条毒蛇,就盘踞在我房间里,我竟然还不断发出声音挑逗它,冷汗一阵阵冒出来,脚底冰冰凉。说不定哪天我睡着了它还曾经爬到我的蚊帐顶上,朝我冷笑着“嘶嘶”吐气呢!太惊悚了!
    但现在它已经死了,表明危险解除了。为了安慰我受伤的心灵,我决定要去赚那一块钱。我找了根长长的竹竿,把它挑在竹竿的一头,自己远远握着另一头,一路走一路盯着它看,生怕它死而复生。
    可是越怕就越有事,都快到村支部了,那蛇的尾巴居然动了起来,使劲朝上绕,可是蛇头明明被拍扁了啊!我浑身汗毛倒立,再看蛇头,好像也在微微摆动。当下里,再也不敢有任何思维,连竹竿带蛇,使劲往旁边的河里一丢,如卸重负,灰溜溜的回到了家。
    看来赚钱真不容易。我后来学到《生物学》的时候,说到动物的大脑死亡后,神经系统还没有死亡,因此还会做出肢体的反应,一下子想起那条蛇,觉得无知真是害死人,“知识就是经济”,这话忒有道理了。
    我人生的第三个与赚钱有关的大事,可谓正统之极。发生在我高二的暑假里。那时我已非常懂事,考上了当时县里最好的重点中学,成了一名光荣的寄宿生。家里为了搞活经济,开始种起了西瓜。暑假里瓜也熟了,父亲问我可愿一起到镇上卖瓜?犹豫片刻,觉得极富挑战性,就欣然同意了。
    第二天天没亮,我就随父母启程了。那时还没有车,就从我家门前的小河里摇船启程,一直摇到镇上,天空青漆漆的,空气特别清新,只听得橹的声音和水花打起的声音,心里也是踌躇满志,不断想象卖瓜的空前盛况。
    等到得镇上天已大亮,摆好摊安顿好,空气燥热起来。我母亲递给我一只草帽扣在头上,宽宽的帽檐,正好可以挡很多太阳,也可以挡住认识我的人。
    “卖瓜啦,新鲜的西瓜,大的三角,小的两角”。我对走过我身边的人喊,传播距离不足两米,中气明显不足,毕竟是刚出道。
    “咦!那不谁吗?!”我一听就晕了,是我初中的化学老师,地道的苏州人,插队落户在我家小镇上,我初中三年就在镇上读的,她是最喜欢我的老师之一。
    一看卖瓜的是我,她放下了菜篮子,问起我高中的情形,还和我妈夸我能干、懂事。我以为她闲话两句就会走的,哪知她居然俯身挑起瓜来,这学生和老师哪能做生意?我赶紧帮她挑,挑了两个大大的,往她篮子里摁。她坚持要付钱,我坚持不要,我父母也帮着推,说季老师你帮了我们这么多,一定不要客气。于是送出两个大西瓜。
    依次类推,那天上午,我遇到2个老师,一个教导主任,一个同学,一个同学他妈,总共送出8个西瓜,虽然互不知情,前不见来者,后不见古人,念天地之悠悠,总需一碗水端平才是。
    我的卖瓜之旅戏剧性开始,结尾也还算不错。当天回来,我父亲就给了我30元钱,够我在学校生活一个月了。第二天,他们也不喊醒我,顾自去了,我想可能是我镇上熟人太多了。我后来在学校用那钱特别心安理得。
    小时候赚钱的经历,林林总总,其实还有很多,但都太琐碎,不足为外人道,唯有这几件,因数额较大,印象深刻。虽不容易,却跌宕起伏,紧张刺激。想起来到现在也还觉惊险有趣。如今有人说起“商场如战场”,我实心有戚戚焉。摘自
《赚钱》
责任编辑:admin
上一篇:没有了!
下一篇:没有了!


·专题1信息无

·专题2信息无
 
 · 在支农的日子里 [13145]
 · 永恒的追求 [9992]
 · 踏上吴桥的路(外一首) [9807]
 · 赚钱 [9020]
 
 相关文章:

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相关评论无
发表、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
专题报道 | 图片新闻 | 网站地图 | 联系我们 |

版权所有: 扬州市江都区吴桥文化网 2010-2019
地址:扬州市江都区吴桥镇通扬南路32号 邮编:225222
电话:0514-86356516 邮箱: jdwqwhz@163.com QQ: 1043261236